外汇丰裕震慑投机资本,7是中央银行底线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1

热点栏目

  本报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

热点栏目

资金流向
千股千评
个股诊断
最新评级
模拟交易

  导读

资金流向
千股千评
个股诊断
最新评级
模拟交易

客户端

  有经济学家认为,中国央行很可能采取一种新中间路线,当美元走弱时,人民币汇率以美元为锚,保持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基本稳定;反之美元走强时,人民币汇率则以一篮子货币为锚,保持兑一篮子货币的有效汇率基本保值稳定,并默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可控范围内出现一定幅度的贬值。

客户端

  本报记者 陈 植 实习记者 何晶晶 上海报道

  7月7日,中国央行公布最新数据显示,6月末中国外汇储备为32051.62亿美元,环比增加134.26亿美元,创下过去一年以来最大月度涨幅;以SDR计值的6月外汇储备为22912.93亿份SDR,环比也增加161.6亿份。

  人民币强势反弹 两天涨300个基点
市场认为6.7是央行底线

  人民币汇率鏖战6.7关口

  受此影响,7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迅速企稳反弹,截至7日19时,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Y)徘徊在6.8附近,较上一个交易日上涨约100个基点;离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H)徘徊在6.6932附近,较上一个交易日也上涨约32个基点。

  本报记者 陈植 实习记者 何晶晶 上海报道

  近期,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又出现一波较为明显的下跌,曾一度突破6.7的关口,创下6年来的新低。

  市场猜测外储上涨原因

  “好久没见到人民币汇率有如此强劲的表现。”一家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感慨说。

  但是,这轮贬值与上一轮有明显不同,一方面,外汇储备并没有出现明显的下降,6月份的外汇储备甚至还有增加。这可能说明央行减少了干预行动。另一方面,美元指数并没有明显走强,人民币对一篮子的货币贬值幅度要超过对美元的贬值幅度。

  “6月份外汇储备逆势上涨,出乎多数交易员的意料。”一家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坦言,由于6月份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累计贬值0.88%,多数外汇交易员此前预估6月外汇储备可能会小幅下跌。

  从7月19日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触及6.7017年内低点起,这两天人民币汇率突然有如神助,开启了强势反弹行情。

  对于出现这种情况,本专题试图进行分析,其中一个理由可能是英国脱欧之后,市场对于宽松的预期。未来,市场预期,随着G20会议召开和人民币正式纳入SDR的临近,人民币应会相对平稳。

  在他看来,这也表明中国央行此前采取的一系列资本管理措施初见成效,令国际投机资本难以利用中国外储大幅下滑沽空人民币套利。

  截至7月21日20时,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HY)徘徊在6.6745附近,这意味着过去两天人民币即期汇率涨幅接近300个基点。

  导读

  不过,6月外汇储备意外增加,也引起不少外汇交易员的好奇——央行是不是采取某些技术性交易措施提高了外汇储备额度,以掩饰资本外流压力。

  “市场普遍猜测,中国央行在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触及6.7附近时悄悄干预汇市,引发了这轮人民币反弹行情。”这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指出。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此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相比通过汇市干预措施稳定人民币汇率,央行还需要加强人民币汇率预期管理,扭转当前金融市场看跌人民币汇率的情绪。

  记者多方了解到,更多外汇交易员似乎更相信中国央行可能通过远期外汇掉期交易获得一定额度美元流动性,变相抬高了6月份外汇储备总额。

  6.7心理关口

  在7月18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一度跌破6.7后,7月19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在6.6971,创下过去六年以来的最低值。

  他们甚至猜测,在英国脱欧公投前,各国央行已经通过互换协议获得一定额度美元流动性,一旦英国脱欧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出现流动性问题,各国央行将联合向市场注入美元流动性弥补资金缺口,保障金融市场稳定。

  在他看来,中国央行干预汇市的一个明显迹象是,7月20日美元指数触及3月10日以来最高值97.31,央行意外将当天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设定为6.6946,较上个交易日上调了25个基点,这无形间向金融市场传递了一个重要信号,即央行不希望看到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短期跌破6.7。

  不过,盘中人民币汇率却逆势上涨,截至19日20时,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徘徊在6.6915,较上一个交易日上涨约70个基点;离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也处于6.7047附近,较上个交易日上涨约50个基点。

  至今,这种猜测没有得到各国央行的证实。

  何况,20日当天早盘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突然跳涨约200个基点,一下子远离了6.7整数关口,这令不少国际投资机构进一步相信中国央行正在干预汇市。

  “在美元指数持续上涨与人民币中间价持续回落的双重压力下,19日人民币即期汇率还能逆势上涨,的确比较难解释。”一位香港某银行的外汇交易员直言。

  “无论央行是否采取技术性措施提高外汇储备,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随着中国外汇储备日益充足,给中国央行管理人民币汇率提供了更多弹药,对国际投机资本也构成了更大威慑力。”上述外资银行外汇交易员表示。

  “中国央行此举的确出乎不少市场交易者的意料。”巴克莱(Barclays)策略师Andres
Jaime告诉本报记者。此前数天,不少对冲基金还认为中国央行不大会干预汇市,并默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跌破6.7整数关口。究其原因,一是英国脱欧、土耳其政治风波等黑天鹅事件激发了美元避险投资需求日益旺盛与美元持续升值,即便中国央行动用外汇储备干预汇市,未必能有效阻止美元兑人民币汇率持续上涨;二是鉴于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不少对冲基金开始押注中国央行下半年会启动新一轮宽松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发展,令人民币汇率构成新的贬值压力,势必大幅抵消央行干预汇市的效果。

  市场则普遍预期,一旦人民币汇率失守6.7整数关口,很可能会迅速跌至离岸市场人民币汇率创下的年内低点6.7585。

  央行如何用好外汇储备

  在他看来,中国央行之所以干预汇市令人民币汇率守住6.7一线,主要原因还是相关部门希望在9月杭州G20峰会,以及10月人民币正式入篮SDR前,让人民币汇率波动变得相对平稳,避免国际舆论对人民币汇率持续贬值进行施压。

  摩根大通资管公司驻香港首席亚洲市场策略师许长泰则表示,近期人民币贬值趋势将会结束。究其原因,随着9月份G20会议举行、10月份人民币纳入SDR等国际事件接踵而至,中国央行需要营造人民币汇率波动相对平稳的环境,给予投资者信心。

  然而,对央行而言,如何用好外汇储备遏制日益高涨的人民币贬值压力,依然是一项严峻的挑战。

  扭转看跌预期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此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相比通过汇市干预措施稳定人民币汇率,央行还需要加强人民币汇率预期管理,扭转当前金融市场看跌人民币汇率的情绪。

  有机构调查结果显示,过去两周在岸市场人民币对美元的空头头寸骤增了近一倍,升至过去5个月以来的最高水准,主要原因是他们预测中国央行对人民币汇率仍会采取策略性贬值。

  瑞士宝盛集团外汇研究负责人David
Kohl则认为,中国央行此番干预汇市,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扭转市场看跌人民币汇率的预期。

  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学家周浩则指出,人民币汇率预期不是不可以管理,其实中国央行已经向市场传递了人民币挂钩一篮子货币汇率的信号,如果央行能为一篮子汇率指数设定一个区间,一旦人民币汇率触碰到区间底部就采取强有力的干预措施,不失为一个可行的人民币汇率预期管理策略。

  布朗兄弟·哈里曼全球外汇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认为,由于今年中国资产投资回报率不如预期,导致市场力量正推动人民币汇率走低。当前中国相关部门必须做好一个平衡,既不能让人民币出现无序大幅贬值,又要让市场接受人民币有步骤贬值的预期。

  他进一步指出,此次央行的干预策略与1月份有着很大的不同。年初恰逢国际投机力量利用人民币汇率高波动性与境内外人民币汇差交易大举沽空人民币,迫使央行只能被动干预汇市遏制投机情绪蔓延;此次央行更像是有备而来,一旦人民币汇率触及6.7就双管齐下,通过逆势调高中间价与直接入场干预汇市,令人民币汇率迅速远离6.7。

  鏖战6.7重要关口

  在他看来,当前央行所采取的“收盘价+篮子货币”汇率形成机制,在引导市场预期管理方面可能遭遇一些新问题。比如过去7个月挂钩一篮子货币的人民币CFETS指数贬值幅度接近7%,但同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仅贬值3%。如果人民币开始选择挂钩一篮子货币,为何人民币贬值幅度会比盯住美元的下跌幅度更大,这令市场感到困惑,无形间也增加市场看跌人民币的情绪,因为他们认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还有一定跌幅,才能贴近挂钩一篮子货币的汇率跌幅。

  “毕竟,在10月份人民币加入SDR前,央行肯定不愿看到人民币汇率持续贬值,迫使全球投资机构不敢将人民币纳入储备货币,要扭转这种不利局面,一个可行办法就是给人民币汇率波动区间设定一个底部,让金融市场意识到央行对人民币汇率贬值的最大容忍底线就是6.7,由此吸引越来越多国际投资机构逢低买入人民币。”一家欧洲对冲基金经理认为。

  在上述香港某银行外汇交易员看来,近期人民币汇率之所以一度跌破6.7,主要原因是金融市场认为亚洲各国央行近期将会采取新一轮货币宽松措施。

  有经济学家认为,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一个重要原因是当前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仍无法解决外汇市场的出清问题。即当前资本管理措施令一部分企业机构难以换汇,导致外汇市场美元始终处于供不应求的局面,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汇率更多会陷入易贬难升的困境。

  一位外资银行外汇交易员向本报记者透露,随着过去两个交易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迅速远离6.7关口,一些欧洲长线投资机构为了规避欧元英镑资产持续贬值,开始买入离岸人民币。

  7月13日,马来西亚央行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3%,这也是马来西亚央行自2009年以来五度加息后的首次降息。此举令金融市场颇感意外同时,也让不少对冲基金看到亚洲各国央行开启新一轮货币宽松的征兆。

  也有经济学家认为,这似乎折射出中国央行对人民币汇率管理出现新动向——即在全球金融市场出现一系列黑天鹅事件的情况下,中国央行很可能采取一种新中间路线,当美元走弱时,人民币汇率以美元为锚,保持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基本稳定;反之美元走强时,人民币汇率则以一篮子货币为锚,保持兑一篮子货币的有效汇率基本保值稳定,并默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可控范围内出现一定幅度的贬值。

  中金公司最新报告则指出,近期人民币汇率贬值风险可能有所降低。一是在美联储加息概率较低的情况下,美元难以大幅走强,令年内人民币对美元贬值空间受到限制;二是就资金流向观察,今年一季度很多企业为了规避人民币贬值风险,将贸易盈余所得的大量美元头寸囤积在离岸市场并尚未结汇,一旦人民币汇率有所企稳,这些美元头寸将会重燃结汇需求,某种程度也将支撑人民币汇率。

  “中国、韩国、印度等亚洲国家央行都可能跟随降息。”一家对冲基金经理认为,毕竟,亚洲各国都面临共同的经济发展难题——
一是英国脱欧导致全球经济面临衰退风险,二是亚洲各国还有一定的降息空间可以刺激经济增长。

  他们认为,这令央行可以根据美元加息、英国脱欧等金融市场突发事件变化,灵活地调节人民币汇率波动区间,既能在美元加息、英国脱欧引发风险资产下跌之前,尽早释放贬值压力;又能有步骤地控制人民币贬值幅度,不至于出现汇率无序大幅大跌的状况,最终推动人民币更好地实现双向波动。

  7月21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王春英表示,随着人民币汇率市场化程度进一步提高,市场主体逐步适应新机制,市场情绪趋向稳定和理性,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正在减弱。

  瑞信分析师陶冬指出,基于刺激本国经济增长,中国央行可能会在下半年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00个基点;若美联储保持鸽派加息言论,中国央行还将可能下调利率25个基点。

  记者注意到,在近期英国脱欧持续发酵令人民币汇率承受更大贬值压力期间,央行已经采取多种措施向市场传递人民币汇率平稳波动的信号。

  她表示,从境内外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价差观察,今年1至4月份日均价差逐渐收窄,分别为419个、111个、94个和80个基点;5月份虽然扩大至162个基点,但6月份又回落到97个基点。这表明市场情绪正在趋于稳定。最近一段时间,受市场供求和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的双重影响,尽管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有所贬值,但兑一篮子货币汇率仍保持基本稳定。

  “考虑到降息令亚洲货币兑美元的利差优势进一步收窄,人民币再度面临贬值压力也就变得水到渠成。”上述对冲基金经理指出。

  7月6日晚,央行官网转载中国货币网特约评论员文章称,虽然6月份3个人民币汇率指数均有不同程度走贬,但在英国“脱欧”导致国际汇市剧烈波动的背景下,人民币汇率波幅远小于其他货币,总体上对一篮子货币汇率保持了基本稳定,市场预期也较为平稳。

  (编辑:曾芳,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zengfang@@21jingji.com)

  在他看来,近期美国良好的非农就业数据所引发的加息预期升温,以及美股持续创新高带来的赚钱效应,也在吸引越来越多资本从亚洲回流美国。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针对英国脱欧与全球经济增速放缓风险,不少专注新兴市场投资的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也将新兴市场货币的投资占比从20%大幅缩减至5%以内,这令他们不得不被动抛售人民币以满足新的大类资产配置要求。

  在布朗兄弟·哈里曼全球外汇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看来,人民币汇率一度跌破6.7的更深层次原因,是越来越多对冲基金相信中国央行正在引导人民币策略性贬值。

  “目前美元指数徘徊在96.9附近,与2月初的价位差不多持平,同期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却从6.55跌至6.7,令不少对冲基金机构认为,人民币贬值幅度跑赢美元背后,是中国央行有意赶在人民币加入SDR与美元加息前,提前释放贬值压力。”他表示。

  央行官网转载中国货币网特约评论员文章称,虽然6月份三个人民币汇率指数均有不同程度走贬,但在英国“脱欧”导致国际汇市剧烈波动的背景下,人民币汇率波幅远小于其他货币,总体上对一篮子货币汇率保持了基本稳定,市场预期也较为平稳。

  “但是,当市场已经形成人民币贬值预期时,任何隔空喊话或资本控制措施,都未必能短期扭转这种预期。”Marc
Chandler表示,如今中国央行需要解决的,是对市场某些奇怪现象给予合理解释。

  他所说的奇怪现象,即金融市场当前最困惑的是,中国央行一面让市场确信人民币正在与美元脱钩,开始挂钩一篮子货币并保持汇率基本稳定,一面却“默许”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的汇率下跌速度远远高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

  有数据显示,过去7个月挂钩一篮子货币的人民币CFETS指数贬值幅度接近7%,同期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贬值幅度仅有约3%。

  在不少对冲基金经理看来,造成这个现象的主要原因,是企业换汇避险需求难以得到满足,于是每天外汇市场总会涌现大量外币买盘,导致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汇率始终面临易贬难升的困境,加之上半年美元加息放缓一度令美元指数下跌,造成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汇率贬值幅度,要远远高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

  不少外汇交易员认为,鉴于外汇市场的困惑,近期央行可能会调整汇率干预策略,即确保人民币兑CFETS一篮子货币汇率在一段时间内维持在95附近,一方面在G20会议举行与人民币加入SDR之前保持汇率稳定,一方面也能逐步扭转市场看跌人民币的预期。

  “鉴于美元在人民币所挂钩的一篮子货币里依然占据很高的比重,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能守住6.7,对人民币汇率波动平稳是有相当大的帮助。”上述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认为。

  外汇储备结构“谜团”

  在多位对冲基金经理看来,如果中国央行打算逐步扭转金融市场对人民币贬值的预期,还需要做另一项工作——就是让金融市场能大致了解中国外汇储备的结构,由此估算人民币汇率所挂钩的一篮子货币在外汇储备的各自占比,判断当前人民币汇率是否低于均衡估值。

  “若当前人民币汇率被发现低于均衡估值,市场对人民币贬值的预期一下子就会被扭转,也有助于人民币企稳反弹。”他认为。不过,他近期发现,当前金融市场对中国外汇储备结构依然存在不少分歧。

  7月18日,中金公司分析师余向荣和梁红发布报告指出,基于央行统计数据测算,在全球最主要的四大流通货币里,美元在中国外汇储备依然占据绝对主导地位,份额约为66.7%,欧元资产约占中国外汇储备的19.6%,英镑约占中国外汇储备的10.6%,日元在中国外汇储备仅约占3.1%。

  在他们看来,当前中国外汇储备的整体策略,就是高配美元与英镑,低配日元。

  周浩则认为,日元资产在中国外汇储备占比,应在10%左右。这也能解释6月份中国外汇储备为何环比意外增加134.26亿美元——6月份日元兑美元升值幅度高达7.3%,很大幅度抵消欧元与英镑头寸因汇率贬值衍生的估值损失,令当月外汇储备实现增长。

  也有不少投资机构认为,鉴于6月份以SDR计值的中国外汇储备环比增加161.6亿份,表明近期央行正按SDR各个货币的占比,增持了不少日元、欧元与英镑头寸,一方面对冲6月美元加息步伐放缓衍生的美元下跌风险,另一方面则为人民币10月份加入SDR做准备。

  “由于各个金融机构对中国外汇储备结构缺乏统一的观点,也导致不少国际大型资产管理机构无从判断人民币汇率的均衡估值,只能参考美元加息预期带来的利差劣势扩大、以及英国脱欧带来的全球经济放缓风险等因素,对人民币未来贬值趋势进行预估。”Marc
Chandler直言,在当前环境下,这也容易导致各个金融机构对人民币贬值预期形成某种共识。

  (编辑 谭翊飞)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