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应最高法17条,操纵市场民事赔偿暂无司法解释

■本报见习记者 刘伟杰

6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正式发布并实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为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改革提供司法保障的若干意见》。这是最高人民法院历史上首次为资本市场基础性制度改革安排而专门制定的系统性、综合性司法文件。

9月6日下午,第二届中小投资者服务论坛“证券群体性纠纷诉讼模式与操纵市场民事损害赔偿”分论坛在上海成功举办,来自最高法、中国证监会、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上海金融法院及多地中级人民法院等单位代表受邀参加。在实务和理论层面探索建立更为高效的证券民事群体性纠纷诉讼模式,探讨操纵市场民事赔偿责任承担及司法认定标准,为推动我国资本市场民事侵权纠纷解决机制完善建言献策。

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党委书记、董事长郭文英向第一财经表示,为响应和落实《意见》要求,投服中心将在科创板开展持股行权,推进证券纠纷化解、支持诉讼、示范判决和损失核定等工作,切实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副总经理刘磊在致辞时表示,投服中心设置本分论坛主题,旨在为投服中心业务的可持续发展提供智力支持,形成投资者保护的理论成果与政策建议,更有效地为广大中小投资者服务。

推动司法实践

围绕“证券群体性纠纷诉讼模式”,上海金融法院综合审判一庭庭长单素华以“证券民事公益诉讼机制的司法路径探索”作主题发言,围绕证券民事公益诉讼的必要性、域外民事诉讼的司法实践、我国民事公益诉讼的现状和证券民事公益诉讼的制度构建等方面进行了阐释。

郭文英强调,投服中心的主要职责就是通过持股行权、纠纷调解、诉讼与支持诉讼等具体业务,维护广大投资者合法权益。《意见》中关于有效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方面的举措,对证券市场主板、中小板、创业板等其他投资者维权案件,也一体适用。这对于探索和推动建立符合中国国情和特色的民事诉讼制度机制具有重要意义。

另外,上海市检察院第八检察部主任屠春含发表主题发言“探索推进检察机关提起证券公益诉讼制度”,认为建立证券领域公益诉讼制度有助于推动建立更加规范的资本市场运行体系,立足实际打造具有中国特色的证券公益诉讼制度,建立证券公益诉讼与其他相关法律制度的衔接机制。

《意见》第5条规定,发行人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指使发行人从事欺诈发行、虚假陈述的,依法判令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直接向投资者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聚焦“操纵市场民事赔偿”主题,各代表针对完善操纵市场民事赔偿法理逻辑、健全证券市场民事赔偿诉讼制度,展开积极讨论。

郭文英表示,自2016年投服中心提起首例证券支持诉讼以来,就坚持“追首恶”诉讼理念和原则。上市公司不再是高管或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违法违规行为的“挡箭牌”;只要发生违法事实,直接责任人均难逃其咎。这也是证券支持诉讼与其他民事诉讼原则的重要区别之一。

中国证监会有关负责人介绍了市场操纵案件民事赔偿机制研究成果,就我国市场操纵民事赔偿司法现状,市场操纵行为民事责任的构成、救济途径、责任承担、投资者保护机构的研究及完善我国市场操纵民事赔偿机制的建议进行了论述。

除了进一步丰富“追首恶”的诉讼实践,投服中心还在探索和推动操纵市场和内幕交易民事赔偿案件的司法实践。

针对虚假陈述审理中损失认定的难题,刘磊表示,投服中心组织力量开发了专业损失计算软件,今年2月份已投入使用并在全国首例示范判决中予以应用,也接受多家法院委托计算投资者损失。至今,投服中心已经提起了支持诉讼19起、股东诉讼1起,累计获赔金额超千万,获得了社会公众广泛关注与认可。

《意见》第9条规定,将加强对内幕交易和操纵市场民事赔偿案件的调研和指导,积极探索违法违规主体对投资者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构成要件和赔偿范围。

值得一提的是,从证券投资者保护的大环境看,目前尚无操纵市场民事赔偿相关法律规定或司法解释,并缺少司法判例,各方呼吁尽快制定相关法律法规。目前,投服中心首例市场操纵支持诉讼案正在审理中。

在此之前,投服中心已经针对恒康医疗前实控人的市场操纵案,提起了首例证券市场操纵民事赔偿支持诉讼案。该案目前正在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审理中。郭文英称,该案对丰富我国证券市场操纵民事赔偿司法实践,探索推动建立相关民事赔偿司法认定标准,也具有积极意义。

“目前没有操纵市场民事赔偿司法解释,也缺少司法判例,希望借助此次论坛,进一步研究探讨操纵市场民事赔偿法理逻辑,解决实践难题。”刘磊表示。

此外,投服中心还将选取适当案件,探索启动股东代表诉讼。《意见》第10条明确了,符合条件的股东可通过股东代表诉讼参与完善公司治理。《证券法》“三读”稿和最高院《关于适用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也都明确,国家设立的证券投资者保护机构提起股东代表诉讼的相关规定并放宽了条件,这为证券公益机构股东诉讼奠定了良好制度基础。郭文英称,下一步投服中心将适时选取适当案件,探索提起股东代表诉讼,为中小投资者维权发挥示范引领作用。

下一步,投服中心表示,将探索证券集体诉讼、公益诉讼等群体性纠纷诉讼模式,积极拓展证券侵权民事诉讼类型,切实维护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完善诉讼机制和纠纷调解模式

在进一步加强司法实践的同时,投服中心还完善证券民事诉讼体制机制,以及纠纷调解模式。

《意见》第13条明确,证券投资者保护机构以自己的名义提起诉讼,人民法院可以指定该机构作为代表人。郭文英介绍,目前投服中心正在积极研究如何用好、用足现行代表人诉讼制度,开展证券支持诉讼工作,并在探索研究公益诉讼。

此次《意见》的第15和16条也明确了损失赔偿数额计算、调动市场专业资源化解矛盾纠纷、证券示范判决机制等举措。而投服中心目前也在完善“损失核定+示范判决+专业调解”的证券群体性纠纷解决模式,全面推动证券期货纠纷多元化解工作。

比如,投服中心已经作为专业损失核定机构,参与了方正科技证券虚假陈述损害赔偿案,这也是上海金融法院的全国首例证券群体性纠纷示范案件。而作为专业调解机构,投服中心还与上海、北京等地人民法院合作,针对虚假陈述等群体性纠纷探索出“示范判决+专业调解”的高效纠纷化解模式,并在最高院、证监会联合发布的《关于全面推进证券期货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建设的意见》中予以明确。

郭文英还表示,下一步,投服中心将在涉及科创板矛盾纠纷中积极提供第三方损失核定服务,推动以科创板为试点推广证券示范判决机制。还将及时受理调解当事人主动申请的和法院委托委派的涉及科创板纠纷,研判总结纠纷的新情况、新问题,向监管部门、人民法院通报,提醒投资者注意防范风险,督促上市公司、经营机构加强内控合规。同时,加快筹建全国性资本市场纠纷调解机构的工作进度,为化解资本市场特别是科创板市场纠纷提供更为专业高效的服务。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投服中心共登记纠纷案件9324件,受理6662件,调解成功4661件,投资者和解获赔金额10.22亿元。已累计提起支持诉讼18起,股东诉讼1起,支持投资者共1084人,诉求总金额近1亿元,累计获赔投资者250人次,获赔总金额1060万元。

投服中心还接受了上海金融法院等四省市中级人民法院共8个案件委托核算投资者损失,涉及案号515个。其中,上海金融法院委托投资者损失计算案件5件,涉及案号287个。目前还与全国33个辖区37家高中级人民法院建立诉调对接机制,累计接受法院移交的虚假陈述纠纷1941件,成功调解603件,和解金额5843万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